首页 >> 孩子眼睛增生

腾讯三分彩在线计划: 第433章 避子药丸,嫌隙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鬼面带着绯王府的侍卫,护在马车旁。 ioge隐隐的,马车里传出奇怪的声音。 因为外面夜深人静,所以他们听得格外清楚。

鬼面看着众人变颜变色的眼神,清咳了一声。

所有人立即收拢精神,全都目不斜视的装起了正经。

听着马车里的声音。

鬼面暗自叹息。

自家主喜欢在哪里贪欢那是他的事。

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无权干涉,可是这深更半夜的。

那声音未免也太过引人遐思,想来今天回去后,这些人里又要有彻夜难眠的了。

众弟兄都是没有肉吃的,绯王爷您也太不厚道了些,这是想馋死几个?鬼面这么想着,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看剑丝情。 今天丝情穿了身男装,因为有绯王在车上,所以她也跟大伙一样骑着马。 跟这些男不同,听到车里的声音丝情的神色有些尴尬,虽然光线幽暗,可是鬼面仍清楚的看到她的耳朵微微红。 鬼面转头看向她时,她立即觉察到了鬼面的目光。

她猛地瞪向鬼面,低声怒斥:“看什么看?流氓!”鬼面一下被噎住了。 他明明什么都没说。 怎么就被这么两个字砸到了头上。 周围众人全都忍俊不禁,可是当着鬼面的面又都不敢笑,一个个憋的十分辛苦。

鬼面拉了拉头上的兜帽,将脸上的面具隐在了阴影里,目光幽幽扫过众人。 霎时间。 一片萧杀。

马车到了绯王府,停在门口半天,绯王凌宵天才先下了车,也不用府里下人伺候,直接将苏白桐抱下马车。

苏白桐先回了正屋更衣梳洗,凌宵天却去了书房。

将李师爷找来安排事情。

苏白桐收拾完出来时凌宵天还没回来,她便先上了床,寻了本书打时间。 小香狸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跳上了床,嘴里还叼着一只荷包。

它不断的用爪挠着苏白桐的胳膊,邀请她陪自己玩耍。 苏白桐这些日一直都在忙,着实冷落了这小东西,于是接过荷包逗弄起了小香狸。

小香狸将荷包当成了假想敌,对着它又扑又咬。 苏白桐一个没留神,荷包被它扑了出去,落在了地上。

苏白桐从床上俯下身,准备将它捡起来,忽见从荷包里滚落出两枚药丸。 她愣了愣,这才现这只荷包不是她的。

小香狸跳下床去将荷包叼起来,重新跳回了床上,可是苏白桐却没了再陪它玩耍的心思。

她看着那两枚从荷包里掉落出来的药丸愣。

这是凌宵天的荷包,里面装着她为他配制的香丸。 为了早日调理好他的身体,她特意为他配制了每日食用的元气丹,可是刚才从荷包里掉出来的两枚药丸中,其中一枚却不是什么元气丹,而是一种后宫里经常用的药物,用以避之用。

苏白桐正盯着那枚药丸,忽听外面传来凌宵天与鬼面说话的声音,她忙将药丸塞进荷包里。 小香狸仍满不在乎的撕扯着荷包继续玩耍。 凌宵天进了净房,苏白桐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水声呆。

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从她嫁进来这么长时间,为何一直肚里没有动静。 原来他竟准备了这种药……他是在什么时候给她服下的?她对于药物类的东西十分敏感,可是对此却没有一点印象。

她正在呆的功夫,凌宵天已经换了家常的袍出来,见汤圆在玩他的荷包惊的连忙上前一把将荷包抢了回来。 小香狸不满的扑过去抢。

凌宵天连忙躲开,一边打开荷包看了看里面,然后又偷眼去瞧苏白桐脸上的神色。 “难怪我到处都找不到,原来它在这里。 ”他讪讪笑着将荷包收到了柜里。 “我给你配的药今天吃了吗?”苏白桐问。

凌宵天正忙于应付小香狸,“吃了,每天都吃呢,桐桐吩咐的事我怎么会忘。 ”他喊进一个丫鬟,让她取了块肉干来。

小香狸得了实惠这才安静下来,叼着肉干从窗户里跳了出去,估计是到屋顶上去享用去了。 苏白桐的心思根本就不眼前,她正胡思乱想着,回过神来现凌宵天坐在了床沿上,两手撑在她身侧,俯身望着她。

“桐桐在想什么?”凌宵天柔声问,眼中带着审视的意味。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。

苏白桐不闪不避的凝视着他。 刚刚洗过的头还微湿着,从他的肩头滑落下来,有一缕垂在她的脖颈上,有些微痒。 白日里见他穿那件大红的蟒龙锦袍,还觉得他身形威武,可是现在他这模样却根本让人无法联想到那里去。

瑰丽。 她只能想到这个词汇。 桃花美眸中光华潋滟,如同刚刚下过雨的湖面,春色盎然的扬着眉梢。 衣领处露出蜜色的肌肤,魅惑诱人。 “让我猜猜看你在想什么?”他俯下身来,在她的耳边低语,“桐桐还想要一次……对不对?”役刚余划。

苏白桐深吸一口气,努力将脑海中这诱人的声音去除掉。

她很想问他关于避药丸的事,可是不知为何,当着他的面,她竟有些张不开嘴。 因为她曾深深的了解过背叛的滋味,所以她一时竟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。

他从没有告诉过她这药丸的事。 虽然她想要亲口听他告诉她答案,但同时,她也惧怕听到答案。 “太晚了,明天一早你还要上朝。 ”苏白桐语气平淡,她轻轻推开他,坐起身来,“我还有些事要做,你先睡吧,我去书楼。 ”苏白桐起身拿起搭在床头的外袍。 凌宵天一脸错愕的坐在那里,看她从容离开。

“桐桐?”他在身后唤她。 她却连头也不敢回,径直快步走出房间。 凌宵天眉头渐渐蹙起,听着她在外屋吩咐下人拿灯的声音,然后出了屋,越来越远。

他在床上呆坐半晌,忽地起身直奔柜,将装有药丸的荷包打开。

里面的两种药丸都在,不过装药的纸包却散开了。

刚才在慌乱中他没来得及细看。

原来她看到了这个吗?他看着那枚避丸,忽地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,捻起一枚,直接放入了口中。

标签:孩子眼睛增生,手机看看开,从合肥到绍兴